崔无佞是个疯子

“我的文字热烈而又疯狂。”

感谢空友倾情提供


 1.

 “江添不再是哥哥,也不再是男朋友,兜来转去,又成了盛望不知该怎么称呼的人,又成了无法述诸于口的某某。”


2.

生死不强求。


3.

我喜欢你,所以我希望你被簇拥包围,所以你走的路要繁花盛开,要人声鼎沸。


4.

我贪得无厌,幻境里三千年不够。


5.

他们在警报声中接吻。


6.

我不要跑马场,我要沈兰舟。


7.

你送他仰山雪,我赠他弑君刀。


8.

亿万星河里,浮起赴死的人。


9.

至此,山河依旧,四海清平。


10.

憎恨烽火燎原,感情四面楚歌,十万八千条路,一同灰飞烟灭。


11.

既要今朝醉,也要万年长。


12.

一愿社稷昌,二愿黎民宁,三愿我所爱无忧无恙,岁岁长安。


13.

你坐明堂上,不要沾风雪。


14.

你眸中有山川河流,胜过我行经路过的一切不朽。


15.

未来会遇见什么人,会遇见什么样的爱情,生活里是否还有戚言的位置,全都去他妈的吧,他喜欢那个人,就用他仅有的二十岁的戎薄,喜欢得纯粹彻底。


16.

“只解千山唤客行,谁知身是未归魂”


17.

“严峫,开枪。”

“我将永远爱你。”


18.

如果说世间最美不过阳光和你,那我恰好在这一刻全部拥有,因万分幸运,所爱得以绵延一生。


19.

那么浅的胸口,那么深的心。


20.

密匙生效,记忆就会恢复,里面有他的过往,他的信念,以及他的爱情,这一切组成了完整的秦究。


21.

我心里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比一切美酒都要芬芳,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22.

附一掌送抵江北,替我丈量伊人衣带可曾宽否。


23.

我富有天下的名川大山,想来,不过也是一堆也河水烂石头,浑身上下唯有这颗真心能上秤卖上两斤,你要?拿去。


24.

我从未拥有过来自父母手足的亲情,不曾体验过男女之间的爱情,甚至没交过什么朋友,连友情都相当匮乏。如果说曾有人最接近我心里那个位置的话,那个人是你。


25.

你是我的人,你就算喘气都跟我有关系,撇不清的,记住了。

26.

你是我的文艺复兴。


27.

我想跟你一起从战场上手拉手凯旋,再不济肩并肩马革裹尸,你不明白吗江停?


28.

致人间的爱不移。


29.

汉白玉佩珍珠扣,只等朝夕与共到白头。


30.

他喜欢的人17岁。


31.

我家小朋友为什么要笑给你看。


32.

一起去啊,更远的地方。


33.

“我知道我经历过这些,这就是真实。”


34.

是万家灯火,是喧嚣人间。


35.

“亲爱的长官,快来吻我,枯草衰杨,青春易过。”


36.

这位偷偷打盹儿的先生,你愿意长久地跟我共享这片花园么?民政公署盖章签字的那种。


37.

他想,他见过一个光明炽热的人,靠着这个,他可以走过所有寒冬。


38.

愿我们在硝烟尽散的世界里重逢。


39.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十二年黄泉相隔,远远乡的故人终于还是回家了。


40.

但如果你愿意—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护你一辈子,无论是你的一辈子,还是我的一辈子。


41.

未知苦处,不信神佛。


42.

你是我的可遇不可求。


43.

我同归远,原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44.

大将军一言九鼎,战无不胜。


45.

我的手机锁屏密码是…是我遇到你的那天。


46.

世界灿烂盛大,欢迎回家。


47.

在岩浆的浪尖上,有烧不完的余烬。


48.

何以窥不破,何以辜负卿。


49.

世界被放大,可我只要你。


50.

君有疾否,相思无医。

旧事

1.

我叫钟爻。

我爹是武林盟主,我是他的次子。

我从小身体不好,别人会走路的年纪我才堪堪学会爬行。

不过这并不妨碍我,因为我是次子。

上面有一个大哥和一个二姐,他们对我都很好。

我很满意我十七岁之前的生活。

锦衣玉食,逍遥自在。

 


2.

今天是我的十七岁生辰,和往年一样,江湖上有名的门派都被请来了。

那天我第一眼就看见了他。

他叫沈齐厌。


 

3.

少爷生活从那一眼结束。

虽然自小体弱,但还是不想辱没了爹的名声。

生辰宴结束的第二天我就去了沈家,他过的并不好。

但他是个大侠。

自那天起便跟着他。

 


4.

起初他并不喜欢我,毕竟养了十七年的少爷性子。

不过我喜欢他就行了。

 


5.

跟着他一年多,也算是看遍了人心险恶。

我始终记得那天午后,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儿站在我和他的面前。

他和我说,他心动了。

我想起来小时候二姐出去经常会给我带话本回来解闷,里面最不缺的就是横刀夺爱的女人。

 


6.

只是可惜,我并非这故事的主角。

 


7.

我走了,一个人浪迹江湖。

偶尔行侠仗义,也就这么又一个人过了两年。

我看清了很多之前不懂的事情。

 


8.

那天下着瓢泼大雨。

他冒雨而来。

背着那个不知名的女孩儿。

 


9.

我不知他是怎么找到我的,但他是来求我的。

他求我救救那个女孩儿。

还说我爹是武林盟主,一定能够救她。

 


10.

的确是这样,我一句都没有反驳,静静地等着他说完。

沉默片刻,我冷笑出声,

“我的确能救她,但我为什么要救。”

 


11.

他看着我,像看着一个陌生人。

他走了。

我想他是恨我的。

 


12.

话虽是这么说,但我还是回家一趟给他拿了药。

万万没有想到,为时已晚。

找到他时,他已自尽在女孩儿墓前。

 


13.

我看着手中的药 ,不由得笑出声来。

 


14.

这江湖看遍,也不过就是这般光景,是非善恶,皆是过眼云烟。

我过够了,我要回家了。

 


15.

他从来不是什么大侠。

我也不是。

物理现象






今天物理老师跟我们说了成像,还和我们说可以在窗

户上看见自己的虚像,但是将脸贴在玻璃上就看不见了

她说这是个很简单的实验,让我们回家试试

秉着不想写作业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的心态爬上了窗台,看着玻璃里的成像,把脸送了上去

我能看见的像慢慢减小,心里想着物理老师说的果然是对的

但是,就在我完全贴上去的时候,另一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吓得大叫一声,直接从窗台上摔下来,失去意识前的看到的最后一幕是两只手抓住了玻璃边缘,似乎想要往外爬


我是被妈妈推醒的,她来叫我吃饭了

看着那扇窗户,心有余悸,但还是走了出去


炸鸡



我拿着手机坐在路边摊的桌子前,等着炸鸡。

“来啦。”

一个面目祥和的眯眯眼老人将炸鸡端到我的面前,我的注意力瞬间就被这一盘金黄诱人的炸鸡吸引了。

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放到嘴里。

炸至香酥的脆皮包裹着附有汁水的鸡肉,好像使用香料腌制过,鸡肉的香气在嘴里瞬间爆裂开来!

吃一口便欲罢不能,在心里感谢那些给自己推荐这家的炸鸡的人。

一盘很快就被清空,我抬起头发现老人还站在桌前,没由来的说了句,

“您孙子应该很喜欢您做的炸物吧。”

老人嘴角的笑容扩大几分,掀开了眼皮,缓缓开口,


“是啊,他们都很喜欢。”

[原创]“寒冬”

2016.12.21

今天是冬至,天更冷了。

在贴吧上看到一个写小诗的,是新人。

……

哦对了,诗的名字叫做《失落日》。


2016.12.24

新人的昵称是“寒冬”,很应景。


2016.12.29

ta又发布了一篇文章,叫《海啸》,和《失落日》有异曲同工之妙。


2016.12.30

有人说“寒冬”的《失落日》和《海啸》都是抄来的,索性是已经有了人气,再加上对方没有拿出实质性的证据。


2017.1.4

“寒冬”没再发表文章,反而是日常居多,上次的事情好像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已经有十多个人说ta抄袭了。


2017.1.12

要期末考试了,祝我好运。


2017.1.22

考完之后玩了两天又看了眼贴吧,“寒冬”好像也是学生。

这次考的还不错,年级前三十应该是稳了。

希望高一下还是顺吧。


2017.1.25

马上就要过年了,“寒冬”发表了第三篇文章,《新雪》。

2017.1.27

这是春节的前一天,“寒冬”被人肉了。

他是个比我小一岁的男生,叫程晰,在c城,明明比我小却和我一样上着高一。

他的一切几乎都被扒了出来。

……

为他惋惜吧。


2017.1.29

网络并非法外之地。


2017.2.9

“寒冬”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冬止》,好像代表了他想说的所有。


2017.2.11

元宵节

原以为他会像以前那样晒晒日常,可惜并没有看到。

过两天就是情人节了,不过这种节日向来和我这样的寡王没什么联系。


2017.2.15

要开学了

作业还没写。


2017.2.20

感谢各科老师不杀之恩。


2017.2.28

天气很古怪,突然下了冰雹。

“寒冬”好像要退圈了。


2017.3.11

“寒冬”的第五篇文章,《惊蛰》。


2017.3.15

“寒冬”的人气一天比一天高了,这两天尤其高产。


2017.3.20

今天是春分,“寒冬”销号。

就像是他的名字一样,大雪将尽,春风已至。


2017.3.31

有人说“寒冬”销号是因为抄袭的事情被扒出来了,还有人说是因为找不到东西抄。

害,人红是非多。


2017.4.16

月考结束了,排名有所下滑。


2017.4.30

“寒冬”的事情进一步激化,至此,我们才意识到,这颗曾经耀眼的新星,与我们所有人,他所有的粉丝,都没有任何往来。


2017.5.8

没什么人说他抄袭了。


2017.5.21

昨天是520,又被班上好几对喂了狗粮,好在是已经习惯了。


2017.5.31

四舍五入还有一个月就要期末考了,希望回来的时候能再看见“寒冬”。 


2017.6.13

今天是一场暴风雨。


2017.6.21

今天是夏至,“寒冬”好像彻底“死去”。


2017.6.30

考完了,还不赖?


2017.7.9

注定是泡在补习班的一个暑假。

中途会有时间会去趟c城,想看看“寒冬”。


2017.7.21

补习班终于因为天气过于炎热而停课了,我也踏上了c城之旅。


2017.7.23

我找到“寒冬”了。

他跟我想的不太一样。


2017.7.25

温柔内敛包裹着内里的阴郁。


2017.7.27

我回家了。

对于“寒冬”的好奇到此为止。


2017.7.30

又要开始补课了。

烦。

2017.8.5

高二真的好苦。


2017.8.9

为什么销号会清除所有的文章。


2017.8.15

“寒冬”的《失落日》好像有另一层意思,不过我没有时间揣摩了。


2017.8.25

开学考砸了。


2017.8.28

最近有些暴躁。


2017.9.1

这到底是不是我的人生。


2017.9.4

我在学校看见程晰了,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来这。


2017.9.11

好好学习,希望月考后能蹦回实验班。


2017.10.1

不说了国庆七天满课。

 

2017.10.18

我又可以了。


2017.10.19

总觉得忘了点什么。


2017.10.22

看到一个命题,很喜欢,

“十个人欺负一个人算欺凌,一百个人欺负一个人也是。”

“那一万个呢?”

“是正义啊。”


2017.10.26

要沦为住校生了。


2017.10.30

住校第一天。


2017.11.5

两点一线的生活真的很快。


2017.11.9

要期中了。


2017.11.22

“寒冬”再次被深扒。

他是个孤儿。


2017.11.30

这是我第一次为“寒冬”而发声。

我希望他回来。


2017.12.6

有人说我是“寒冬”我在洗我自己。


2017.12.12

有很多他的粉丝都来支持我了。


2017.12.20

准备期末。


2017.12.31

跨年夜。

有了一个对于熬夜来说很好的借口。


2018.1.11

说他抄袭的人最终因为证据不足而放弃了。

我却有点搞不懂我到底在干什么。


2018.1.15

想到了以前看过的一个故事,讲的是追星族逼死了她的偶像。


2018.1.19

什么时候春节能和情人节在一天过,我这个寡王真的太难了。


2018.1.25

祝我生日快乐。

……

“寒冬”生日好像是十月十九。


2018.2.6

高中比初中要快得多。

还剩下一年半。

或许是两年半。


2018.2.16

过年了。

没有去年冷。


2018.2.24

艰苦的生活也许才刚刚开始。


2018.2.28

我没想到那群人这么能蹦跶。

“寒冬”被扒出了以前受过校园欺凌,家庭暴力的事情。


2018.3.11

我真的该好好努力了。


2018.3.15

电子设备被全部没收。


2018.3.26

这两天时常想起“寒冬”,他的前十几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2018.3.30

或许是“寒冬”给了我动力,又或是我自己不甘心输给一个样样都比我差的人。


2018.4.6

昨天去扫墓,在那里竟然看见了“寒冬”

他那时正对着一个空墓发呆


2018.4.13

我辈岂是蓬蒿人。


2018.4.21

我是不是该庆幸室友有电脑?

时隔多日我再次看到了有关程晰的深扒。

他患过抑郁症。


2018.4.30

我交女朋友了。

是个高一的,比我矮了十几厘米。


2018.5.7

女朋友似乎不像她的外貌那样温柔。


2018.5.14

我就是个无情的答案机器。


2018.5.22

过渡期永远都是这么艰难吧。


2018.5.29

女朋友知道程晰的存在了,她没说什么,但她好像不怎么喜欢他。


2018.6.11

为什么我们老师押题永远都是押不准。


2018.6.21

今天是夏至,比往年更热

贴吧上多了一篇精品文章,《热潮》

作者叫“盛夏”。


2018.6.28

“盛夏”就是“寒冬”


2018.6.30

今天是女朋友送我去的车站,车来的时候,混在人群中的一声“分手吧”剪断了我们之间并不深厚的感情。


2018.7.3

不止我一个认出“寒冬”了,

还有那群无脑黑。


2018.7.7

我似乎还是去年那个保护“寒冬”的粉头,或许是我的坚持,“盛夏”注意到我了。


2018.7.12

我跟他说了,我是上次那个去c城找他的人,他似乎有些惊讶,可能是没想到见过那样的他还会这么喜欢他。


2018.7.18

和“盛夏”交换了联系方式和家庭住址。


2018.7.22

我想去c城。


2018.7.25

结果一样就可以了为什么要那么注重过程?

有点搞不懂

不过老师说这不是我把作业攒到最后一天写的理由


2018.7.30

属于“盛夏”的第二篇文章,《大暑》。


2018.8.4

程晰的成绩很好,好到不用补课的那种地步。

可能和他小时候有些牵连吧。


2018.8.11

想去c城,想见程晰。


2018.8.16

程晰来找我了。

真正意义上的面基。


2018.8.21

金边眼镜配上桃花眼,太完美了。


2018.8.25

我恋爱了,字面上的意思。

嘘,他还不知道。


2018.8.27

程晰回去了,跟他在一起的日子很开心。


2018.8.30

高三。


2018.9.12

想去c大。


2018.9.25

LGBT


2018.10.3

“盛夏”的第三篇文章,《暴戾》。

这里面好像藏了一个他自己。


2018.10.11

和他聊了一下,让他写出自己的文风,他没答应。

我也不想因为这事儿跟他吵。


2018.10.19

今天是程晰的生日,我也发表了我的第一篇文章,《诞于晨曦》。

……

嗯,

我的“盛夏”生日快乐。


2018.10.24

不堪重负。


2018.10.31

我觉得我得上个高四。


2018.11.12

今天学校停电了,好在是晚上,没什么太大影响。

倒是晚上楼底突然传来的重物落地的响声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

有人跳楼了,是个高三的,几乎每次都能排进年级前六十。


2018.11.25

如果不是室友提醒我我还不知道年级里那么多人暗恋我。


2018.12.9

“盛夏”的第四篇文章,《house》。

评论里有不少人问题目为什么不是home,他没回答。


2018.12.16

house没有感情色彩。


2018.12.30

程晰他妈妈好像是我们这儿的,也难怪上次会在墓园里看见他。


2019.1.1

新的一年。


2019.1.14

“盛夏”的第五篇文章,《绳索》。


2019.1.21

他说今年来这里过年。

真好,又能见到他了。


2019.1.30

这注定是最难的一年。


2019.2.4

新年的前一天,我在飞机场接到程晰了。

他穿着一身加厚的咖啡色风衣,里面套着高领黑毛衣,外面裹一层米色围巾,还戴着我送他的那副金边眼镜。

真好看。


2019.2.7

无疆。


2019.2.13

程晰也想考c大。

从今往后这就是我的目标。


2019.2.17

这几天相处下来,我清楚地意识到我跟程晰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原以为只是分数的差距,因为我原先也没有多努力。

结果不是这样,思维的层次像是一道深不可测的沟壑,横在我和他中间。

我明明和他靠在一起,他却又离我那么远。


2019.2.20

程晰回去了,晚上接到了他的电话。

高三的假期短的可怕。


2019.2.24

回到校园,气氛明显不一样了,原本年前还嘻嘻哈哈的室友,现如今像极了悬梁刺股的学子。

所有人都在努力。

所有人都在付出这个年纪该付出的心血。


2019.3.5

我没理由在这时候放弃。

2019.3.16

“盛夏”的第六篇文章,《我在静水边》。


2019.3.21

今天寝室的人看见我在写日记,说他们也写过,但没一段时间就放弃了,问我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我也愣了,半晌才蹦出来一句,无他,但手熟尔。


2019.3.30

第一次模拟考。


2019.4.6

不得不说这一次考试,我觉得我有必要好好夸夸自己,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考年级第四吧。


2019.4.16

程晰年级第一。


2019.4.28

就快了。


2019.5.6

下一次写日记应该就是高考后了吧。


2019.5.29

还没高考,

又有人跳楼了,还不止一个。


2019.6.12

解放。


2019.6.19

今年能和程晰一起过生日了吧。


2019.6.30

分数超过了一本线,但是离c大依旧有些距离。

总而言之,我没考上。


2019.7.11

程晰那天晚上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去c城上大学,没考上c大也没关系。

我拒绝了。


2019.7.22

“盛夏”的第七篇文章,《沉默》。


2019.7.30

半个月没有和他说过话了。


2019.8.6

他来看我了,

当他站在我家楼下的时候,我真的有点懵。

他抬头看见了我,笑了笑,扬起手中的食品袋。

当然,我也不会忽略他另一只手上的黄冈和五三还有一套不知名的白卷子。


2019.8.13

我喜欢他,他喜欢我。


2019.8.21

我不当寡王好多年。


2019.8.26

他走了。


2019.9.12

在高四碰见以前的同班同学,得知我考上一本之后却又复读一年。

他们说想要捶死我。


2019.9.23

高四其实没有高三累。

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


2019.10.2

今年程晰来和我一起过生日。


2019.10.19

他没让我请假,当我在教室外看到他时,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归属感。

他的愿望是我能考上c大。


2019.10.26

时常想起他还是“寒冬”的那些日子,又想到了《失落日》。


2019.11.2

今天在论坛上看到一个帖子,专门讲抑郁症的。

里面说患有抑郁症的人会比一般人更开朗,但在他们眼里别人所说所做的一切都可能成为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9.11.23

每天都在感叹时间为什么过得这么快。


2019.12.9

2019,你走的好快。

2019.12.22

“盛夏”的第八篇文章,《I saw the world》。

2020.1.1

2020的第一天,“盛夏”爆火。

因为那篇《I saw the world》。


2020.1.16

好冷。

比前几年都要冷。


2020.1.25

挺凑巧的,生日正好和春节一起过了。

“盛夏”的第九篇文章,《烟火》。


2020.2.8

赶在开学前去了趟c城,程晰身边的朋友变多了。


2020.2.26

今年怎么这么热闹?一回学校就看到有人组团跳楼


2020.3.11

跟程晰说了学校有人跳楼的事情,他没什么反应,只是让我没事就减减压。


2020.3.22

“盛夏”的第十篇文章,《电话》。


2020.4.6

今天有人问我要程晰的联系方式,说是他过生日那天看见他了。

可笑。


2020.4.26

程晰这两天一直在给我发题目。


2020.5.2

他来看我了,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挤出时间的。

他的心情很不好。


2020.5.18

程晰的抑郁症一直没好,他还在吃药。


2020.6.3

没有时间了。


2020.6.11

一切都在无可挽回地驶向溃败。


2020.6.21

我考上了。

他跳楼了。

“盛夏”的最后一篇文章,《生于寒冬,死于盛夏》。


2020.6.28

我的反应真的很慢,以至于现在清清楚楚地意识到,程晰死了。

他不在了。


2024.6.21

这是我第一次去看他。

时至今日,我才懂得他想表达的意思,在他死后的第四年,跪在他的墓前,才真正明白,他本能好好活,如果不曾遇见我。

在家里的一个角落里翻出了他的日记本,封皮上有一句话——

伪装下也许不是凶狠的野兽,而是弱小的灵魂。

没敢再翻。


2030.6.21

这是他去世的第十年,我还是一个人。

今天搬家了,那两本日记没有带走。

不过我也学着程晰写了一句话, 


“I saw the world.”

我曾看见世界。




《死亡万花筒》狼人杀(一)

是南烛没遇到林林之前自己单独过门

规则有改动

*恶魔:线下版不参与狼人杀人,但在最后睁眼,可知晓哪些是狼人,哪些是神民,并不告知具体身份,狼人被杀完后才可获得睁眼杀人的权利。

*守卫:技能可用三次,可用于自己或他人,保证对方或自己那天晚上不被杀害。


阮南烛用手撑着下巴,看着面前的十一个人,笑而不语。

此时一个穿着中山装的少年走了出来,向他们鞠了个躬,“欢迎来到狼人杀。”少年的声音带着丝丝慵懒,“规则很简单,两个狼人,四个神民,五个平民,一个恶魔,恶魔和狼人属于同一阵营,神民为一个预言家,一个女巫,一个猎人,一个守卫,狼人与人类需要杀死敌对阵营的所有人。第二条早上会开启投票表决,票数最多的人判定出局。”说完又透过窗户看了一眼,笑了笑,“天要黑了,请各位贵客回屋休息吧,好好迎接第一个夜晚。”


这是一个类似于四合院的建筑,只不过古色古香。每一扇房门的旁边都标着数字,阮南烛是三号。

阮南烛站在门边,将其合了起来,却发现无法看到外面,不过也好,杜绝了作弊的可能。

靠在床边休息了一会儿,再次睁开眼,夜幕依然降临。

阮南烛希望自己是恶魔,这样不仅能顶掉预言家,还能在最重要的时刻力挽狂澜。

不知从何处传出的声音笼罩了这一方天地。

“游戏开始,夜晚降临。”

“狼人请睁眼。”

过了一会儿,声音又响了起来,“狼人请杀人。”

“狼人请闭眼。”

阮南烛的睫毛微微颤了一下,抬眼看向眼前依然紧闭的大门,心中隐隐有些莫名的期待。

“预言家请睁眼。”

“请问今晚要查谁的身份。”

“预言家请闭眼。”

“女巫请睁眼。”

“今晚……死了,请问要救他吗?”

“请问要使用毒药吗?”

“女巫请闭眼。”

“守卫请睁眼。”

“请问今晚要守护谁?”

“守卫请闭眼。”

“恶魔请睁眼。”

只见阮南烛房间的门微微动了一下。

锁开了。


院子中央站着下午时见到的少年,他的脸上依旧挂着微笑,被一旁的灯光衬着,却让阮南烛有些不寒而栗。

他永只能让阮南烛听到声音说:“一号,七号是狼人,六号,八号,九号,十二号是神民。”

阮南烛挑挑眉,似乎已经规划好了接下来的一切。

“恶魔请闭眼。”

“天亮了。”


众人再一次围坐在大厅里的圆桌旁,看了看自己四周的人。

“昨天晚上五号死亡。”少年不知何时也出现在了大厅里。“现在开始发言。”

“昨天晚上不是平安夜,恶魔需要狼人死完后才能睁眼杀人,狼人也可以不杀人。”

“你的意思是,女巫杀了人?”八号靠在椅子上。

一号笑了笑,没说话。

“我预言家,”阮南烛用手撑着下巴,“给七号发张好人卡。”

被点名的七号闻声一抬头,眯了眯眼,一狼一魔在空中来了个眼神对视。

“我倒觉得三号像是狼跳预言家,”九号冷笑一声,“七号可能是无辜的,但也可能是狼。”

“九号哪来的这么大敌意,”十一号开了腔,“是不是狼跳预言家大家心里都有猜测,你这个样子反而让人怀疑。”

九号想要反驳,却被身边的八号按住了。

“发言结束,请大家回到房间,等待黑夜降临。”


“夜幕降临。”

“狼人请睁眼。”

一号和七号的门同时打开。

“如果我猜的没错,三号应该是恶魔。”虽是这么说,七号的声音却很笃定。

“我也觉得,”说完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九号是预言家。”

说着又向九号房间的看了一眼,“她的反应太过激了。”

“那今晚就杀她吧。”

……


“天亮了。”

少年勾起一抹笑容,“昨天晚上是个平安夜。”

七号皱了皱眉,阮南烛长长的睫毛挡住他的眼眸,让人看不清他在想什么。

“开始发言。”

“昨天晚上不应该是个平安夜,”四号率先开口,“不是女巫用了药,就是守卫已经用了技能。”

“为什么不应该是呢?”一号已经充分适应了自己这个搅屎棍的身份,“因为现在已经有人跳了预言家吗?那么我觉得九号的态度也很可疑。”

如果眼神能杀人,那么一号现在可能已经死无全尸了,能够看见,九号身旁的八号一直在按着她的胳膊。

一直沉默的六号开了口,“一号三号和七号很团结啊。”他的脸上带着清浅的笑意,“二狼一魔,你们倒是齐了。”

一时间,桌子旁其余八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三个人身上。

阮南烛笑了一声,靠在椅子上玩起了自己的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场内的气氛一时间陷入寂静。

少年的一声轻笑打破了沉默,“那么,发言结束,开始投票。”

一号:一票

三号:两票

七号:两票

九号:四票

看到这个结果,九号的脸一下子绿了。

“九号请说遗言。”

“七号铁狼!”


“狼人请睁眼。”

“我应该凉了。”七号靠在树上,神色有些无奈,还掺杂着释然,“别死了,要赢然后拿到钥匙。”

一号脸色也不好看,“九号死了身份暴露,三号估计离死也不远了。”

“他很强,或许他能睁眼杀人。”

一号略加思索,“到了合适的时候,我就自爆。”

七号拍拍他的肩,“现在还没死,想想今晚刀谁吧。”

经过讨论,两只狼决定送八号上路。

……


“天亮了。”

“昨天晚上二号死了。”少年脸上的笑容似乎更加灿烂了。

二号?

一号和七号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深深的绝望。

“女巫的毒还没用。”六号首先说。

“不一定,”回答他的是八号,“二号只是个平民,狼人不会浪费一次杀人机会。”

“但女巫也没有理由杀他。”阮南烛有些心不在焉,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那能是谁?

十一号是个戴着眼镜的腼腆少年,“不管怎么样,七号,七号是狼吧……”

见没人回应他,他怯生生地抬起头扫视一眼,“不,不对吗?”

“我有疑问,”阮南烛眼神冰冷,盯着那个身着中山装,满脸笑意的少年人,“狼人杀是一个杀人游戏,但是,我们的最主要目标,不应该是躲过关键npc,拿出钥匙,逃出生天吗?”

沉默。

众人面面相觑,神色都有些慌张。

“你说是吧,白狼王?”

《南禅》我的龙

净霖闭关九百年里的故事

和原著有出入

 

 



再次睁开眼,眼前已经是熟悉的小院,净霖有些茫然地坐起身来,环顾四周。

他明明记得,自己已经被关进了石室,又为何会在九天门的原住所?

他又是为什么被关进了石室,他现在要干什么。

净霖丝毫都不清楚。

“净霖,你没事吧?”门外传来了云生的声音。

“没事,你进来吧。”

门外人闻声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黎嵘。

净霖一看见他就黑了脸,没再开口。

云生用胳膊戳了戳黎嵘的腰,然后开口道:“净霖,你和北苍帝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不认识什么北苍帝。”净霖皱了皱眉。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要护着他吗?”黎嵘突然出声,“血海之事已无他法,苍帝必死无疑。”

“我不会让他死!”他的胸膛大幅度地起伏着,“他也不会死。”

黎嵘和云生对视一眼,没有开口劝说,离开了小院。

坐在床上的净霖却红了眼,“……七星镇,曹仓……哥哥……”到最后声音已经几不可闻。

 


屋外开始下起了小雨,净霖穿戴整齐,想了想又将挂在一边的咽泉背在身后,拿起伞去了鸣金台。

他立在台上,雨越下越大,和他记忆中的那一天并没有任何差别。

不知怎的,眼前开始慢慢模糊了起来,再次清明时已是一片尸山血海。

而那中央,一柄长枪将一个男人钉在了地上,枪尖穿透了他的肩胛骨,他小心翼翼的抚了抚自己的脖颈,那里有三片乳白色的龙鳞。

那是净霖,那是他的逆鳞。

净霖举着伞的手青筋暴起,眼泪顿时夺眶而出。

他总觉得自己忘了些东西,却总是记不起来那到底是什么。

用力抹了把自己的脸颊,再一睁眼,那男人已然消失不见,他还在鸣金台上。

 


“想我了吗?”伴随着调笑声的是一个温暖的怀抱,苍霁凑在净霖耳边,“哥哥我可想死你了。”

我想你了。

很想很想。

“怎么了?”见净霖不说话,将他手中的伞接了过来,又把他翻了过来,看到他还有些泛红的眼角,皱紧了眉头,“怎么哭了?”

刚想问出个所以然来,眼前人却抱住了他,声音闷闷的,“哥哥,带我回家。”说完又抱紧了苍霁,“我想与你,结秦晋之好。”

苍霁的脑子里就像是放烟花一样精彩,“净霖,你说什么?”

“带我回家。”

下一刻净霖就被抱了起来,“好好!哥哥我带你回家成亲!!”

 


琳琅是净霖在北方除苍霁之外见到的第一个妖。

“临松君,”琳琅微微欠身,“来看看喜服吧。”

“唤我净霖便好,临松君太过拘谨。”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净霖心里不是一般的抗拒这个称呼。

一旁的屏风上挂着少说十几套喜服,一件件试未免太浪费时间,干脆就让绣娘做了花纹一样款式不一的让净霖选。

苍龙绕剑。

一片片龙鳞和咽泉剑上的花纹被绣娘的巧手还原到了最好的地步。

净霖轻轻地摸了摸花纹,眼底满是柔和。

“喜欢吗?”苍霁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时间有点紧,所以只有十九套,都不喜欢的话再改。”

“我喜欢,非常喜欢。”净霖笑了起来,“谢谢哥哥。”

哥哥这两个字于苍霁来说就像是毒一样致命,却又让人上瘾。

他扬起了一抹笑容,“我们会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有情人。”

会的,一定会的。净霖却又想到了在鸣金台上看到的一幕,嘴角的笑容慢慢变得僵硬起来。

苍霁和琳琅吩咐着成亲的事,没有注意到他的不对劲。

 


北苍帝的属下办事效率是一等一的高。

礼堂上的一切都很完美,每一个细节都恰到好处,短短一天的时间做到如此,可以说是非常不容易了。

苍霁像是一个凡人一样把净霖从轿子上扶了下来,对着那张严肃的脸笑出了声,“都成亲了,笑给我看看。”说罢便伸出手提了提他的嘴角。

净霖看着面前这张俊脸笑了起来,心里却是越来越慌,幻境里的苍霁朝着他拼命地嘶吼着,可他却什么都听不见。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净霖平复心中不安,牵住了苍霁的手,一步步走了进去。

 


我和我的哥哥要成亲了。

第一步迈了出去。


 

我回家了。

第二步。


 

我和他会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有情人。

第三步。

 


我与他……结秦晋之好。

第四步。

 


他是我的哥哥,他永远都不会骗我。

第五步。


 

他是北苍帝,他是我的龙。

第六步。

 


他是……他是谁啊。

第七步。

 


眼前的一切突然静止,净霖愣在了原地。

他是谁啊?我要与谁成亲?我为何要与他成亲?

“你……”话还没出口,身旁人就已经被一柄银白色的长枪锁在了地上。

大脑还没能做出反应,身体已经跪在了苍霁身边。

他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净霖的脸颊,好似这是天底下最珍贵的宝物一般。

“哪怕是只有你一个人了,也要好好活着。”

“你活着。”

 


周遭的一切都开始支离破碎,再次回神,眼前已是熟悉的石室。

净霖颓废地半靠在石棺上,大滴的泪珠不断地砸了下来。

他将额头抵在石壁上,指甲死死地扣住缝隙让自己不会滑下去,无声地痛苦着。

 


“我是净霖,我是逆鳞,我有所爱隔山海,我与他……”

 


他是谁?

“他是……”净霖撒气般扯了扯自己凌乱的头发,“他是曹仓,他是哥哥,我要与他……结秦晋之好。”

 


你爱他吗?

“我爱他,我要与他成亲,我与他在鸣金台……”

 


鸣金台?

“对,鸣金台,七星镇……哥哥,接我回家……”

 


回家?

“他答应我的……”

 


他在哪?

“他……”净霖突然不说话了,无声仰面,“他死了。”

 


他的哥哥早就死了。

 


他举起一旁的已经不再锋利的咽泉剑,朝着石棺重重地挥了下去。

我心有所爱。

 


朝着石壁上由血线连成的苍龙图案劈了上去。

他是曹仓,我的哥哥。

 


龙被拦腰斩断,但净霖似乎还不痛快,反手持剑捅了进去。

我叫净霖,我是逆鳞。

 


将咽泉剑抽了出来,甩出去一道剑气。

哥哥,接我回家。

 


环顾四周,净霖笑了笑,直接把剑掷了出去。

“嗤”

剑身整个没入石壁,而所在的位置,正是苍龙图案的逆鳞处。


 

你活着。

“净霖已死。”他认命般地扬起头,

“我道已崩。”

 


说完便发疯样的大笑起来,“我道已崩!!我道已崩!!!”

笑着笑着又突然捂住脸蹲了下来,“哥哥,我想你了……来接我回家……”

 


石室的门被缓缓推开,净霖手上拿着锋芒如雪的咽泉慢慢开口,“我要闭关。”

为他正名,为他报仇。





祝大家中秋快乐